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蕭崢朝方婭瞧了瞧,想看看她是認真的,還是僅僅是玩笑?正當蕭崢轉過臉去,方婭也正好向他看來,海邊的風涼爽卻不寒冷,吹起了方婭的波浪秀發,可謂美得驚人。只不過,方婭臉上的表情,始終似笑非笑,所以根本分不清,她剛才說“這個雨家還不錯”這句話,到底是真是假!

    蕭崢也不想多去評價,畢竟他和雨家只不過是第一次接觸。雖然以前也聽說過雨家的名頭,但是一個家族、一個人的外部形象,都是包裝過的,要是沒有利益糾纏,看看也就看看了。然而要是涉及利益,就必須了解清楚、認識明白,否則很容易被忽悠了!更何況,雨住一是在追求方婭,這可是涉及方婭一輩子幸福的事情,蕭崢更不能隨便表示反對或者贊同了。這個事情,只有方婭自己給自己拿主意。

    蕭崢的目光從方婭臉上挪開,無意中瞥見了酒店的門廳中,一輛車子停下來,何贊和盧菁正從車上下來。蕭崢就對方婭道:“何局長他們回來了,我們去跟他們會合!”方婭玩味地笑了笑,說:”好啊!蕭崢能感覺到,方婭的笑意里,帶著某種玩笑、寬容、狡獪又不羈的意味。這也正是方婭捉摸不透的地方。

    正事在前,蕭崢先把這些個人的情緒、感受放在一邊,給何贊打了電話,讓他在大堂等一等。沒一會兒,幾個人就碰上了,何贊道:"方部長、蕭書記,有些情況要和你們匯報一下。”方婭就道:“到我房間吧。 ”何贊朝蕭崢看了一眼,蕭崢點點頭,于是眾人一起到了方婭的房間。這個套間,安排得還是非常舒適,眾人在客廳坐下,盧菁拿出探測器進行檢查,沒有發現什么監控設備。盧菁的探測儀器是目前非常先進的水平,可見這個套房應該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何贊開始匯報情況,比如已經確認九頭龍城林邊道的舊園民居15號106室內,確實住著的是羅財廣;從望眼鏡中看到,羅財廣已經拿到了簽證;目前還不清楚,羅財廣會在什么時間離開香江,以什么途徑外出;何贊已經部署了值班,戴偉志和李俊將會是第一班,他和盧菁是第二班等等。

    “終于找到羅財廣了!”蕭崢聽后也忍不住激動起來,“既然人已經找到了 ,絕對不能讓他再藏起來,更不能讓他逃往國外!”何贊道:“ 是啊,我們也是這么認為,所以一定要看住他!蕭崢道:“明天,這里的香江警署是早上九點開門,只要在八點半的時候,羅財廣還在房間里,到時候讓雨家的人沖進去,將人拿住,送到警署門口一扔,這個事情就算圓滿完成!但是,從現在到明天早上八點半之間,不能再有任何變數才好!”這個世界,唯一不變的,就是變化。方婭在旁邊平靜地道,“所以, 從現在到明天早上八點半這近10個小時的時間內,什么都有可能發生!”蕭崢朝方婭看去,覺得她說得確實很有道理。本來,蕭崢是寄希望于僥幸,但愿不要發生什么,可如今看來,恐怕不太可能。他的腦海里閃過剛才在對面商場看到的那些人。只聽方婭又道:“剛才何局說, 那個羅財廣很有可能已經拿到了簽證,那么像他這樣的人、這樣的情況,一定想著能越早離開香江越好!

    這話說得大家都點頭,這是站在羅財廣的角度考慮問題。要是換位思考,無論在場誰是羅財廣,到了這個份兒上,恐怕都會想著越早離開這個彈丸之地越好!一旦離開,他羅財廣就可以展翅高飛,逍遙自在了!

    “所以,羅財廣現在的心情,恐怕是一刻都等不了!”方婭道, “而且,有一點幾乎可以肯定,那就是他不會回國!那么,他無論去哪里,都將只有采取航空這條路線。因為如果走海路,我們國家有海權,在海面上可以直接抓他。他是不敢走的。因而,只會坐飛機。既然要坐飛機,我們只要掌握他是哪個航班就行了。就算他從房間里逃走了,我們最后還能在機場抓住他!"

    這一番分析,入情入理,非常到位!蕭崢道:“方部長,你說的這些,給了我們這次的行動很好的建議,具有很強的指導意義啊。只要掌握了羅財廣的航班信息,我們至少有了兜底的線索,就算在接下去的10個小時內,發生一些意外,我們也能承受得起!等會我就給雨家打電話,看看他們是否能幫助搞到航班的信息。

    方婭道: "這個 事情我去對接吧,我等會給雨住一打電話。其他的事情,你們安排。蕭崢心頭微微一怔,沒想到方婭愿意主動和雨住一聯系。難道是之前的玫瑰、包包、鉆石手鏈等禮物發揮了作用,讓方婭愿意和雨住一多接觸?但是,不管怎么樣,這都是好事吧!一方面,方婭這次一同來,黃國委肯定考慮到了她的某些特長,信里還說是對她的磨礪,那么在這件事情上,方婭的確應該多參與、多出主意,剛才她就已經很好的表現了!另一一方面,方婭要是真的和雨住一在一起,對國家來說,等于是進一步穩住了統戰資源,當然這都建立在方婭也高興、開心并且幸福的基礎上。

    蕭崢是絕對不會贊同以犧牲個人幸福,來達成這種事情,特別是像方婭這樣的女子,向來和風一樣不羈,讓她犧牲個人幸福,豈不是等于逼死她?當然方婭應該也不會答應。總之,蕭崢相信方婭能主導個人的幸福,不用自己太操心。他就道,“這樣也好, 那就麻煩方部長去溝通,把羅財廣航班信息收集過來。何局長,第二班我和你們一起去。”何贊卻道:“不用的, 蕭書記,你和方部長就在酒店休息。那邊是個小屋子,雨家的人已經不少了。羅財廣也很警覺,人多了不一定是好事!萬一在那邊,上級領導跟你對接,要接個電話,很容易引起羅財廣的懷疑。你只要明天八點半雨家的人行動之時到達就好了!”

    方婭也道:"我覺得何局長說得有道理。你還是留在酒店,負責總指揮吧。要有什么臨時狀況,我也可以及時找你商量!蕭崢以前做事有些親歷親為,這個習慣一直在,可如今自己相當于這里的“總指揮”,確實不應該沖到一線,更應該在后方負責謀劃、調度和指揮!這是職能的提升,必然要求的方式轉變。蕭崢就道:“好,我聽你們的!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