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再次將所有的鍋都甩給了羅薇薇后,陳東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的使喚人去把秦川給抬了回來。

  喜歡的人,失而復得,劉洋洋更是盡心盡力的去照顧秦川了。

  只是,你留的住一個人的身體,留得住一個人的心嗎?

  正是因為考慮到了這一點,所以等秦川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兩天之后了。

  他才一睜眼,就發現自己被束縛在了一個臨時弄來的擔架上,邊上是倆累得夠嗆的士兵。而劉洋洋卻正邁著小碎步朝他走來。

  在看見秦川醒來的時候,劉洋洋滿臉掩飾不住的欣喜,“秦川同志,你終于醒啦?實在是太好了,你現在感覺怎么樣?餓不餓?我這剛弄了點吃的,你要不要先吃點?”說著,就將手上捧著的一小碗不知道用什么煮成的,還冒著熱氣的糊糊用勺子一勺一勺的舀起,細心的吹涼,然后盛到了他的嘴邊。

  因著好幾日沒進食了,加上又因為傷口感染而發燒,他的嘴唇早已干裂得厲害了,按理來說,他早該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口水或者一口吃的。

  可他偏偏沒有,而是抬起無力的手,將那碗盛滿了劉洋洋滿腔愛意的糊糊給打翻在地,并且冷漠無情的開口道:“劉洋洋,我說過了,我有媳婦了,請你離我遠些。”

  劉洋洋的眼眶頓時就紅了,小手還被燙紅了一大片,卻生生忍下,沒敢喊半聲疼。

  那咬著唇,一臉委屈又倔強的小表情,任誰看了誰不迷糊?偏偏就秦川這個忠犬,仍舊一心想要回去找媳婦。

  他沖著在一旁休息加看戲的陳東等人喊道:“快,你們快幫我把繩子解了。”

  所有人都沒有動,只是看向陳東,陳東又是苦口婆心的一勸,“川子,你這是又是何苦呢?你這來都來了,難不成你要讓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嗎?況且你不是已經讓人去救她了嗎?”

  秦川不想跟陳東廢話,他也沒這個力氣跟他廢話,只是死死的盯著他的雙眼道:“東哥,我沒求過你什么,這次算我求你,讓我離開,薇薇她可能真的出事了。”

  “可就算她出事了,你現在去又能改變得了什么呢?”陳東脾氣也上來了,他覺得怎么覺得這家伙就是油鹽不進呢?跟他那個討人厭的媳婦一個樣,做男人的,還能不能有點格局了?況且那邊都已經答應他了,必要時,會出手的,那女人又能出什么事呢?

  旁邊的士兵們一聽,看向陳東的眼神都變了。

  他是怎么從那張三十七度的嘴說出這么冰冷的話來的?敢情不是你媳婦?

  什么叫就算她出事了,你現在去能改變得了什么?

  真的,哪天他被打死,估計也會懷疑其他原因,絕對是那張嘴給害的。

  小杰小心翼翼的去觀察秦川的臉色。果然,那本就慘白的臉,一下子就仿佛被激紅了一般,連眼眶都是紅的。

  他用力的掙扎,全身肌肉暴漲,卻仍舊一點作用都沒有。他宛如一頭受傷的雄獅一般,怒吼了一聲。

  “放開我!!”

  見他這么暴怒,身上原本就還沒好的傷口又再次滲出血來,劉洋洋瞧著都心疼壞了,她往前竄幾步,又不舍得身后的秦川,只能板著一張小臉呵斥陳東,“陳隊長,夠了,你沒瞧見秦川現在都已經這樣了嗎?你為何還要說這樣的話來刺激他?他要是出了什么事,你負的起責嘛?”

  這話不算很懟,起碼對比秦川他媳婦來說,算客氣的了。

  陳東哼了哼,閉了嘴,剛要回頭找邊上的伙計說點事時,卻發現士兵們都集體遠離了他兩米遠,還有那未來得及閃躲開的鄙夷視線。

  陳東:“……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